东莞信息网

首页 > 国内新闻 / 正文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网络整理 2019-06-09 国内新闻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。

这不,连大唐最顶尖的诗才们都不能免俗。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这日,有好事者不嫌事儿大,把诗仙、诗圣、诗佛、诗魔、诗鬼、诗杰、诗狂一干人等请到一个微信群里拼诗。大家倒是新鲜,你来我往折腾了一个下午,末了,彼此难以服膺,又意犹未尽,决定晚上于露天楼头以酒定胜负,不醉不归。

三斗酒下肚,月上柳梢,大家微微有些眩晕。

“其实,写诗不算我的本事,喝酒才是!”李白举杯邀月,一饮而尽。

“切,敢情你争我抢搞了半天,诗乃酒余,大家秀的都是末技!”杜甫、王维等是何等样人,马上嗅出这打法中浓浓的火锅底料味,这摆明了是一局死棋,无解。

“高,后生可畏!”王勃与贺知章同时在心底暗叹一声。

“讲拼酒……”白居易、李贺心头一暗,虽说大家都是久经沙场之辈,跟酒仙比,那火候差的还真不是一丁儿半点儿。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大唐酒仙虽非御封,但这名头可不是盖的。

“三百六十日,日日醉如泥。”若非太白金星,常人谁能抵得?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当年大唐三品大员贺知章先是翻看白丁李白呈上来的诗心醉,再看他酒肆喝酒的架势就更心醉,直接把“谪仙人”的名号扣到李白的脑袋上,诗仙+酒仙——此等牛饮,自是朝也喝,晚也喝,睡梦中都喝,知己啊!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“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倾三百杯。”这李白倒也对得住酒仙的名号,不但酒是天天喝,一喝就是三百杯,还计划喝上它一百年,此等气势, 犹如魏延当年军前横刀立马大呼三声“谁敢杀我”,人神为之避道,况杜甫李贺何?

美酒在前,佛来挡佛,神来杀神,功名利禄,神马都是浮云。

这样,一坛一坛的酒喝下去,连做出来的诗都透着酒气:

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!”“且乐生前一杯酒,何须身后千载名”“日暮醉酒归,白马骄且驰。”“风吹柳花满店香, 吴姬压酒劝客赏。 ”

李白留存后世的一千五百多首诗里,随便一拧都能灌装几坛茅台。

诗且不论,对老大哥李白的酒量,诗圣杜甫那是大大的服气。没办法,人就是豪,“会须一饮三百杯”,谁能侔之?杜甫虽也是个酒篓,整日酒不离手,穷也喝,富也喝,少也喝,老也喝,居家喝,旅途也喝,直喝得天昏地暗、愁云惨淡,“酒债寻常行处有,人生七十古来稀。”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但是,但是,李白他喝起酒来不是人!

“李白一斗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。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

“比不得啊比不得,甘拜下风。”杜甫一揖到底。

诗狂点赞,诗圣折服,大唐第一酒客的名头只怕非酒仙莫属了。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诗杰王勃自然也是酒中豪客。

有书为证:

“王勃凡欲作文,先令磨墨数升,饮酒数杯,以被覆面而寝。既寤,援笔而成,文不加点,时人谓为腹稿也。”

酒为诗媒,王勃醉酒,滕王阁序始成。

但跟后辈李白拼酒,王勃还多少有些扭捏:财色酒气,争此虚名何来?

也罢,也罢。

同辈中人王维自是与世无争,诗佛于酒,本就小酌怡情,除了送别友人喝上两杯,对酒色都算不得贪恋。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何干,何干。

白居易、李贺出道更晚,虽血气方刚,大可一拼,无奈,三人成虎,即使投票也无胜算,未战而败,自是惆怅。

诗魔与诗仙最有一拼。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白居易别号“醉司马”,酒兴自是不差,其醉酒诗以800首之多独步天下,那首《问刘十九》古往今来不知倾倒多少酒客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

这且不算。白居易真是雅致,喝酒不但喝出了一个诗酒会,组织一干兄弟闲来赏酒论诗,还亲书《酒功赞》,全是诗酒情怀。“百事尽除去,唯余酒与诗”,只是魔性未除,多少显得颓废,跟诗仙的豪气还有距离。

李贺的酒诗不少,既有悲愤,也有豪气干云。《致酒行》《秦王饮酒》都是活色生香,《将进酒》更是不让李白——“劝君终日酩酊醉,酒不到刘伶坟上土”,把生人之愁苦写到坟里。

罢了,罢了。

如此,大唐第一酒客……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大唐第一酒客,李白?

“NO,NO,NO!”王勃一激灵,想起叔祖,不觉脱口而出。

“何来?”众人发问。

“叔祖王绩当仁不让。”

“王绩?”

“论酒量,五斗不倒,君不见其自书《五斗先生传》乎?论痴迷,罢官为酒,跑官为酒,弃官亦为酒,一生仕进只为美酒,人称‘斗酒学士’。论酒文化,撰书 《酒经》 、《酒谱》 ,从谋生到志趣,真正为酒而生为酒而活者,大唐只此一人。 ”

“叔祖虽非诗家绝唱,不与诗仙比肩,但亦为大唐第一诗人——奠基五言律诗,扭转齐梁余风,举起的是大唐气宇的第一杯酒。”

李贺与王绩年代久远,不甚相知,赶紧百度。贺知章、李白、王维、杜甫皆有印象,知道初唐有这一号人物。

“时太乐署史焦革善酿酒,王绩自求任太乐丞,竟得降级任用,革去世期年弃官而去,循革酿酒之法,参以杜康、仪狄编写酒谱……”

越往后看,诗鬼越是心惊。

“对,大唐第一酒客非他莫属”,李贺自言道,“神童、诗家、酒客”。

“王绩?”有人惊呼。

“王绩。”

谁酒量大,有种跟我一块到大唐去不?

本文作者:舌尖上的0371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0089327726100996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唐朝   李白   李贺   白居易   贺知章   王勃   杜甫   王维     滕王阁序   魏延   茅台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