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莞信息网

首页 > 国内新闻 / 正文

礼物的二重奏

网络整理 2019-06-26 国内新闻

我们对礼物的定义大多是广义的,可以是一件物品,一束花,一支笔。抑或是在精神层面的,能够使你得到满足感的。或是一次晚秋的夕阳,或是冰块落入玻璃杯的叮当响。

秋天的歌随着西斜的日光,琉璃的光晕,在轻巧地吟唱着。爷爷抱着年幼的我,在厨房看奶奶做饭。起锅开火,倒入晶莹的猪油。奶奶用炒勺翻炒着猪油,很快地,猪油就变成了热烈的橙黄。亮亮的发着光。

奶奶又转向案板,将小葱切成玲珑的葱段,像开在木头上的花一样可爱。接着,她拿出一只白瓷碗,将调料混合。放入刚过过水的面条,撒上葱花,浇上热烈的猪油。顿时氤氲的热气袅袅上升,眼中的佳肴上冒出置身事外的清香。前调的麦浪,中调的葱茸,尾调的猪油。

一碗绿油油,白丝丝,金灿灿的面变出锅了。爷爷挑起一根卷了放在我嘴里。那是能回忆到现在的甘甜,令人生津的萦绕在味蕾的薄纱。可那时我除了点着头,眼睛闪亮地说:“好吃!好吃!好吃!”

我那时觉得,眼前这碗花花绿绿的葱油面是天赐的礼物,金银万两都不换。可殊不知,那时餐桌前的奶奶,抱着我的爷爷,还有贪吃无邪的我,三个人围着一碗面团团圆圆没有距离,无论空间的或是心理的。这才是更可贵的礼物。

等到上了中学,我便忙碌起来。在学校与家的往返中披星戴月;在六科的轰炸中疲惫不堪;甚至对自己的分数涨落感到焦虑不安。像一头暴戾的野兽,我随时可以向天长啸一声,震的四海八荒都抖三抖。

一天放学,奶奶打来了电话。由于年龄问题,奶奶的听力很模糊,讲电话必须很大声。我随着奶奶一次次的反复追问,心中的弦终于崩断了。我向听筒那旁大吼:“我很忙!以后不要打来烦我!”便挂断了。

我满眼失落地把自己嵌入沙发一角,正想着如何能够为我的无理埋单,忽然闻到一种类似葱油面的香气,霎时间我认出这是对门那水平不及我奶奶一半的阿姨在做面。我的泪顿时泻下来,远离了一碗面的圆心,我和爷爷奶奶再也画不出一个亲密的团团圆圆。

我意识到是我自己拉远与爷爷奶奶的距离,渐渐地我越走越远,而他们却在高耸入云的篱壁后寻找着我的影子,而在这时我又无情地关上了灯,连个影子都不让他们够到。他们手中的,心中的,给予我的礼物,一点一点地被我所遗忘,所抛弃。这种让人张烈的疼痛感,让我不由得又忘沙发里嵌了嵌……

一个周末,我买了新鲜的小葱到奶奶家。奶奶在楼上看到我,急匆匆地跑下来,“我就知道你想吃面了,还是奶奶做得最香,别处做的和奶奶这个味儿差十万八千里呢!”她说着还手舞足蹈起来,眼光亮闪着像个孩子。

我握住她的手往楼上走,猛然感受到她的老去和沧桑,我摩挲着她手上的茧,五味杂陈。奶奶依旧是起锅开火,我笨拙地切出一些并不玲珑的葱段,爷爷煮面捞面。之后,我们三个人围着圆桌,距离是那么近,而我们之间的那一点点距离又被简朴的面香填满,垂老的奶奶、沧桑的爷爷、叛逆的少年围着葱油面团团圆圆没有距离,无论空间的或是心理的。

我渐渐地觉得,这种心与心之间的交流,是脱离了传统礼物的形式的,是建立在精神上的富足和强烈的满足感

我要回家了。车子开动起来,我在镜子里看着略显伛偻的她,她一直在望向我离开的方向,就像我在去幼儿园的时候会从高高的栅栏向外观望他们的身影一样。

在昏黄的灯光下,她的影子越来越模糊,直至小到我看不到了。我和她离得越来越远。我沐浴在她的目光里,感受着这份礼物带给我的温暖和感动,噙在眼中的泪缓缓落下,我带着这份礼物,与她在心中交汇。

记叙文组 作者:李楷玉 作品ID:100004

本文作者:新京报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6299945869115908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不完美妈妈

猜你喜欢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